广州代孕产子

二级分类:

体检时她被强制做宝贝计划助孕手术,昏迷前护士说的话

  

 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刹那公子 |禁止转载

  1

  “不是例行体检吗?为什么到这儿来了?”进了手术室,看到妇科手术台,方彤的心往下一沉,有种难以言说的恐惧和厌恶。

  “这是最后一项检查,比较重要,我们要认真对待。”医生戴着口罩,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听得出声音疲惫沙哑。他把手术服递给方彤,示意她换上。

  隔了帘子,方彤脱换衣服时,看到一旁的护士正在准备一些她从没见过的设备工具,心里不免更慌了。

  手术台上,皮革包裹的铁板,透着森然入骨的凉意。每次坐在上面,都让人心寒不安。

  直到医生在她面前接过护士递来的扩张器,和那根又细又长的植入管时,方彤猛地加紧双腿,坐了起来:“你们想要干吗?”

  可不等她说完,两个候在一旁的护士已经重新把她摁躺了下来。其中一人抱怨道:“王大夫,我早就提醒你,还是要给她打麻醉,就怕万一出事。”

  “可是这个手术根本不用打麻醉啊……”王雷参与这事不久,在他的意识里,自己还是一个遵德守道的好医生。

  “手术?什么手术?”听到王雷把话说漏,正应了方彤的担忧,她惊恐地挣扎起来,“你们想干吗?救命!快来人啊……”

  说时迟那时快,站在旁边的另一个护士则立刻给她推了一支静安麻醉。由于药劲并不会立刻起效,在昏睡之前,方彤听到了这背后的真相。

  护士平静如水地说道:“你以为这世上真有无偿资助你上大学的好事儿啊?就算有,也轮不到你头上。比你条件差、需要资助的人多了!所以,你怨不得我们,只怨你自己太傻太贪心。”

  那一瞬间,四年前的情景,在方彤脑中一一呈现。

  高中毕业,因家里负担不起两个孩子同时上学,爸妈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让弟弟继续念书。

  原本方彤也并不排斥外出打工,直到有一天,她在网吧瞎逛时,无意间打开了一个公益助学网站的链接。

 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入校时的感激涕零。

  根据她的高考分数,这个公益组织帮她联系了一家一本院校,不仅为她支付了所有的费用,还给了她爸妈一份“误工补贴”。并在最后承诺,只要她能顺利毕业,就帮她安排去深圳工作。

  对于任何一个,想要摆脱农村贫困生活的年轻人来说,这个诱惑简直无法抗拒。

  公益组织没有食言,方彤还在参加毕业论文答辩期间,就已经被安排进行“入职体检”。对于出任一家IT公司的前台,为什么要格外重视妇科及生理检查,她也一点没觉得意外。

  直到昨天,她拿着毕业证走出学校。她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一个还没工作的人,竟然可以免费住进位于深圳市区的豪华公寓里。

  就在同一天,一个中年妇女也搬了进来。女人介绍说,她之前在上海一家高端月子会所,做产妇及幼儿护理工作。

  女人还说,自己是被雇来照顾代宝贝计划助宝贝计划助孕的。方彤问她,代宝贝计划助宝贝计划助孕什么时候住进来,她却只是望着方彤,笑而不语。

  “求求你们……我的血型普通,身体也不好,求你们不要摘除我的器官……”方彤开始感到眼皮变重,身体仿若浮在云中,但她的意识依然清醒。

  她看过法治新闻,知道有专门贩卖活人器官的非法组织,屡禁不止。她不想一觉醒来,自己的心肝脾肺肾全都被掏空。

  “我们才不会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!你放心,等你睡醒了,身上不仅不会少东西,反而还会多一块肉。”护士附到方彤耳边,低声笑道,“既然你迟早都要知道,那我就现在告诉你。”

  “你快要当妈妈了……”

  2

  如果可以选择,方彤希望自己长眠不醒。由于药剂的作用,这一觉,是她二十三年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次,就连那个惊扰她多年的梦魇,也没再出现。

  可当她醒来,一切都变了。在她的子宫里,两个胚胎正在着床、发育。

  “宝贝计划助孕妈妈?”方彤怔了一下,她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“医生,你在说什么?”

  王雷扶了扶眼镜,有点难以启齿。但既然他拿了这份钱,就必须直面这份压力。

  “我们把一对夫妻已经受精成功的早期胚胎,植入到了你的子宫里,由你代替这些胚胎的生物学母亲,进行妊娠。说得直白一点就是,由你来替那个母亲代宝贝计划助孕、分娩她的孩子。”

  方彤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,紧跟着便是一阵恶心。不是因为有了早孕反应,而是强烈的恐慌和厌恶,撕扯着她的五脏六腑。

  “为什么是我?凭什么是我?”方彤开始变得激动,可她无论如何也坐不起来,她的手脚被束缚在了病床上面。

  “你不要这么激动,刚做完手术,要静躺一个小时。”王雷慌忙把她稳住,“接下来的两到四天,你也要尽量休息……”

  他话没说完,之前那名护士又进来了。她举止从容,与医生的谨小慎微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  王雷慌忙站了起来,冲她点了点头:“钱姐。”

  其实王雷岁数比她大,但这里的人都这么称呼她,也就随了大流。

  钱姐并不理睬他,自顾自地坐到方彤身旁,笑意盈盈:“因为你是被客户挑中的啊。我们养了你四年,就是要用在这一刻。”

  “虽然有为了赚钱,自愿来我们这儿申请宝贝计划助孕的,但那些一般质量都不高。你别以为宝贝计划助孕妈妈不提供卵子,只提供子宫,就可以对她的外形和学历放低要求。我们服务的都是高端客户,他们非常挑剔,一定要用最好的容器,盛放他们的结晶。”

  “所以,”钱姐举手轻抚着方彤的额头,“你应该感到很自豪。我们每年都会筛选资助十个左右的女大学生,人家却偏偏看中了你。这也说明你的品质过人,千里挑一。”

  方彤感到有一团火,从胸口一直烧到了额头,她想要怒骂嘶吼,却又如鲠在喉。但钱姐并不在乎,她从包里取出一份合同放在了方彤手边,又摸出一支笔塞进她手里。

  “把这份《志愿宝贝计划助孕协议书》签了。”说着,钱姐已经握起了方彤的手,“你别担心,虽然签的是‘志愿’,但你的报酬,我们会以客户私人补助的营养费和感谢金的形式给你,完全免税哦。等你分娩成功,我会一分不少地交到你手上。”

  强掰着女孩的手,在合同上签字画押之后,钱姐叫来司机和月嫂。把她固定在轮椅上,贴住她的嘴巴,又在外面戴了个口罩,才推着她从大楼的独立货梯离开。

  望着方彤的背影,王雷仍心有余悸:“钱姐,为什么不跟她事先商量好呢?这样大家都省事。”

  “不可能商量好。”钱姐长舒一口气,“我们养了她四年,非常了解她的个性。要是提前跟她讲了,还指不定会闯出多大的祸。”

  “那这样关她十个月,她爸妈不会找她吗?”

  “哼。”钱姐冷笑,“只要钞票到位了,他们才不会管这姑娘死活。前天她爸还在给我们打电话,询问给他儿子也申请助学基金的事,对这个女儿,只字未提。”

  说着,她回脸望向年轻的医生,又是一笑:“王医生,这些都不用你操心。你只管把答应了老板的事做好,你的那一份儿,一分也少不了。平时你该回医院上班还去上班,我们不会给你多添麻烦,你也千万别给我们添麻烦。”

  最后,钱姐伸手挽住了王雷的胳膊,娇滴滴道:“万一有什么闪失,我们损失几单生意是小,可耽误了你儿子的治疗,那就不好了……”

  3

  回到公寓,方彤终于忍不住嘶吼出声。这虽是高档小区,但入住率很低,而且隔音效果好,想靠哭喊求助,根本无效。

  为避免她反应过激,影响了胚胎在子宫着床,司机和月嫂只好继续把她固定在床上。

  从此,司机吃住都在客厅,而月嫂则二十四小时贴身服侍在一旁。

  专业的果然就是不一样,从生理监测,到身体照料,再到心理和情绪的疏导,月嫂都尽职尽责,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  但除非必要,她却并不与方彤过多沟通。她怕与这年轻姑娘贴得越近,就越容易对她怜悯。

  方彤起初是拒不配合的,但不到一天,她就发现,自己被监视得与外界完全隔断,求救毫无指望。本以为可以感化月嫂,放过自己,却也化为泡影。

  后来,她想到绝食。既然生活无望,大不了鱼死网破,一尸两命。但她却低估了人性中的求生本能,和现代月嫂的服务质量。

  早在应聘的时候,月嫂就已经完全掌握了她的饮食喜好。在早孕反应还没出现之前,在她饿得难以自抑的时候,月嫂默默端上香气扑鼻的饭菜。无需废话,转瞬之间,方彤便已扫尽了碗碟。

  两周一晃而过。按照流程,胚胎移植十四天后,母体需要去做妊娠试验,以确定是否代宝贝计划助孕。

  当王雷拿着验血报告进来的时候,方彤的心跳骤停了一秒。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她“如愿”代宝贝计划助孕了。

  得知这个消息,钱姐悬着的心落地了,月嫂和司机的心也踏实了。

  王雷依旧面无表情,习惯性地对月嫂嘱咐道:“虽然目前状况不错,但还是要让她多注意休息,尤其前三个月。另外,活血的东西不能吃,可能引发流产……”

  原本脑袋一片空白的方彤,在听到王雷的这句话后,心中突然一亮。女孩的眼皮跳了跳,她觉得,自己找到了自救的办法。

  方彤之前有过痛经的毛病。大学期间,同宿舍的一个女孩家里世代中医,所以她懂得一些简单的调理之道。也就在那时,方彤跟她学了一套活血的穴位按摩手法,卓有疗效。

  此后一连四周,女孩变得乖顺了许多。月嫂以为她已经认清现状,接受现实,多少有些欣慰。却不知,每当她准备一日三餐,或晾晒衣物的时候,小姑娘都会偷偷地给自己按摩,见缝插针、一刻不停、越来越狠。

  其实,现在的年轻女孩,由于长久的饮食粗糙、作息不规律,身体远没有想象中健康。更加上她情绪抑郁,终于,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以自残的方式破坏妊娠,没过多久便有了成效。

  起初,月嫂以为是早孕反应,直到方彤开始出血,她才意识到大事不妙,赶忙送去了诊所。

  来不及进手术室,方彤感到腹肛处一阵坠痛,强撑着去了厕所。刚一蹲下,一个肉团滑了出来。

  那一刻,方彤怔住了。她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裹挟,只知道心疼,莫名的疼。跳动一次,就如铁锥穿刺般,剧痛一次。

  不知道心疼了多久,也不知道努力了多少次后,她用纸巾把那个肉团包好,拿出了马桶。

  当她走出厕所时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月嫂当场瘫坐在了地上,钱姐攥紧拳头怔了许久,然后不发一语,悻悻离开。

  王雷慌忙扶住方彤,带她坐下,但自始至终,没人说话。手术室里,静得吓人。

  4

  黄树和张芳夫妇到的时候,钱姐跟王雷已经候在老板的办公室里了。

  “黄总,你们来了。”老板赔笑道,“小钱,快去倒两杯茶过来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黄树一挥手,一步跨到老板面前,“是不是孩子有什么问题?”

  “流掉了。”老板的话刚一出口,张芳就往后跌了一步,坐在了沙发上。她抬眼望着丈夫,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“那丫头太倔,她……”

  “人没事吧?”张芳打断了老板的解释。

  “没事没事,不就是坐个小月子嘛。她那么年轻,很快就能缓过来。我们有月嫂在照顾她。”

  见客户夫妇都没有说话,老板趁机试探道:“黄总,那接下来我们是换人再植入一次吗?”无论如何,他都不想失去这单生意。说罢,他示意钱姐过来打边鼓。

  “黄总,咱们为你们培育成功的胚胎有八个。上一次植入了两个,还有六个可以再次植入的。”说着,她把宝贝计划助孕者名册递到了张芳手上。

  可翻了两遍后,张芳把它扔在了一旁:“没一个像样的。”简历内容参差不齐,素颜照片看来看去,还是方彤最顺眼。

  她望了望丈夫,转脸问钱姐:“我们不能当面见见她们吗?”

  “如果是那些自愿来做的,就没关系。但这些,安全起见,还是不见为好。万一出了什么事,你们二位也毫不知情,什么麻烦都扯不到你们身上。”

  “那既然人没事,就等她养好了,还继续用她。”张芳又指了指方彤的照片,面无表情,语调平静。

  在场的人中,只有丈夫黄树知道妻子的苦痛。他们夫妻都是1970年生人,小镇百姓,长到十几岁时,纷纷辍学。随着改革开放的洪流,涌到希望之城深圳打工。

  二十四岁那年两人结婚,婚后不久便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。那时刚刚从学徒当上车间组长的黄树,一心扑在工作上,妻子张芳也夫唱妇随,贴身帮忙,女儿就一直散养在棚户区里。

  但在三岁那年,小姑娘却在张芳的眼皮子底下走丢了,从此杳无音讯。夫妻二人一找便是十年,投入的精力和钱最终石沉大海。

  黄树有些动摇了。他和妻子商量,不如再要一个孩子,让过去的就过去吧。但张芳却不答应,她拒绝和黄树同房,因为她始终坚信,自己的女儿没有死。她正在某个角落,等着爸爸妈妈带她回家。

  如果他们再要一个孩子,就等于背叛了女儿。

  黄树听罢,心酸不已。他不再逼迫妻子,但也不再放下一切,毫无希望地继续找下去。从此抽身,寄情工作,努力创业。

  又一个十年过去了,张芳几乎找遍了大半个中国,却依旧没有女儿的下落。唯一值得这个家庭庆幸的是,黄树已经拼搏成为粤商翘楚,财大气粗。

  恰逢此时,国家颁布了二胎政策,已经四十八岁的张芳终于觉得累了。她告诉黄树,既然允许二胎,那他们再生一个,就不算是对女儿的背叛,而是给女儿添了一个伴。让她无论身在何处,都不再孤单。

  对这样的要求,黄树毫无拒绝的理由。但考虑到妻子的年纪,已经不再适合妊娠,才通过他的商界圈子,找到了这家“公益组织”。

  “好吧……”老板和钱姐面露难色,但因为他们出错在先,导致客户损失重大,为不失信誉和客源,不管什么要求,他们都只能答应。

  “我听说,现在是不是可以选择胎儿性别?”当被送到门口时,黄树突然站住,回望众人。

  老板赶紧拉来王雷,让他解释。

  “没错。现在的PGD,移植前基因诊断,也就是所谓的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,不仅可以选择性别,还可以规避掉一些单基因缺陷引发的遗传疾病,真正做到优生优育。”

  “很好!”黄树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,“我不介意多等几个月,但这次,我要个儿子!或者说,至少要保证有一个儿子!”

  张芳听罢也很满意,在她心里,如果有个儿子,就算儿女双全了。

  “目前国内,大多只有第一和第二代技术,第三代尚不成熟。如果要做,我们需要把胚胎送去美国进行基因检测和培育处理。这样一来,费用就更高了……”

  “废话,黄总会在乎这点钱吗?”老板横了王雷一眼,厉声打断。

  “嗯,账单和补充协议,拟好之后发给我。另外,美国那边,如果你遇到麻烦,务必第一时间告诉我,我会通过我的渠道来处理。总之,这一次,我不要再有任何闪失!”

  5

  得知客户仍坚持使用方彤宝贝计划助孕的消息后,月嫂略显颓废的情绪突然高涨了起来。

  这一刻,她抛开了对女孩的最后一丝怜悯,努力保持自己毫无瑕疵的从业履历。这是一种奇怪的情绪,面对方彤时,她不再投入感情,却伺候得比以往更加用心。

  渐渐的,她发现自己的担忧有些多余,因为这个年轻的宝贝计划助孕妈妈似乎发生了变化。她不仅不再排斥,甚至会主动配合月嫂的调理。

  起初,月嫂对此还有些手足无措,小心翼翼。但随着方彤的小腹一天天隆起,她也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。

  每天,方彤都会一边爱抚自己的肚子,一边和里面的宝宝轻声细语。开始的时候,她还有点尴尬,觉得这么做很傻。但渐渐的,和孩子说话,成了她做得最认真的事。

  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转变。仿佛只在一夜之间,她想明白了两个道理。

  原来并不是打掉腹中胎儿,她就能被解放,从这里逃离。如果她没有完成一单生意,恐怕这辈子也出不去;

  原来打掉的那团不同基因的血肉,并不是别人的。当它滑落的那一刻,一种撕裂心扉的痛无不提醒着她,那真真实实的,就是自己的孩子!

  也就在那时,她懂得了什么是母亲。原来母亲就是,无论有千般个性、万种能力,最终都会被孩子驯化为奴的群体。

  所以,她不再抗争,说服自己接受了这样的现实。虽然早孕反应让她痛苦难捱,大腹便便让她坐立难安,但只需一次胎动,便能化解这一切的苦痛。

  “王医生,宝宝没事吧?”方彤侧着脑袋,紧紧地盯着B超屏幕,让她意想不到的是,她仿佛看到了不止一个孩子。

  “没事,都很健康。”王雷挤了挤笑容。

  做完例行孕检后,王雷走出房间,找到了钱姐:“上次我让你帮我问老板的事,你问了吗?”

  “你放心,钱我们会一次性给你付清,耽误不了你儿子的手术。”

  “我说的不是这件事。”王雷有些急了,“是关于方彤减胎的事。我们给她植入的四个胚胎,三个都发育了。现在一天天长大,必须马上减胎,不能再拖了。”

  多胎妊娠,作为试管婴儿培育的一种并发症,是必须要进行减胎处理的,尤其是当胎儿数量达到三个及以上时。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胎儿的健康和母体的安全。这个行业常识,钱姐当然知道。

  情况,她也在一开始就报给了老板,但得到的反馈却是,再等一等。

  等来等去,等的无非是黄树夫妇的决定。又过了一个月之后,他们终于有了结论:不做减胎,三个全生。

  别说只是个三胞胎,就是四胞胎、五胞胎,顺利分娩的产妇,在这世上也大有人在。如果真的发生意外,那就说明是他王雷水平有限,是这个组织的业务能力不够。

  丢失孩子的痛,让张芳愿意不惜一切,降低此生再度失孤的风险。若有可能,她甚至希望生出一支球队,儿女满堂。反正以她家的财富,对孩子的养育,根本不是问题。

  但这一切,未经世事的年轻女孩儿却毫不知情。直到肚子已经大到,她瘦小的身躯再不能独自行动时,方彤依然满心都是对宝宝降临、自己升为人母的期许。

  可是随着预产期的一天天临近,那个被她一直压抑的阴影,终于还是膨胀到,吞噬了她的心。

  她始终只是个宝贝计划助孕母亲,这些孩子身上没有她的片段基因。他们出生的那一刻,便将与她骨肉永隔。

  听说孩子们的生物学父母是富商,所以他们将来,应该会与自己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。每当方彤想到这些,她总会再次感受到,流产时的痛。

  “王医生,”借口想喝奶茶,把月嫂支走以后,方彤怯怯地对王雷说,“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  “你可不要再……”

  “放心吧,我不会再做傻事了。我现在,是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的。”她先给王雷吃了一颗定心丸,然后缓缓道,“你有没有办法,在我生他们的时候,帮我藏一个起来?”(原题:《子宫泪》作者:刹那公子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 <公号: dudiangushi>,下载看更多精彩)

标签:

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广州宝贝计划代孕 网站地图sitemap.xml tag列表